给自己的一封信:十年后,我终于变成了你

来源:今天网作者:李雪娇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8-05-11 15:05

转眼已是一八年。

离雅安地震过去了五年。

离汶川地震过去了十年。

十年前,我还是个初中生。地震发生的那一刻,我们正坐在教室上着课,五月的暖醺让人昏昏欲睡。突然间,杯子开始抖动,课桌开始抖动,外面传来尖叫声吵闹声。我们呆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地震了!大家着急的往外跑,慌乱中,你踩了我的鞋我绊了你的脚。

那天下午,太阳隐去,刮起了阵阵狂风,飘起了雨丝,一如悲痛的心情。我们挤在操场上瑟瑟发抖,眼里全是迷茫和无助。通讯阻断,家人无法联络,心里全是着急又害怕,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怕从此天人两隔。我和同学们抱在一起彼此安慰,却无法阻挡身体的颤抖。后来,解放军向我们跑来,带我们离开。那一刻,那身军绿是我见过最美丽的风景。无法忘记那身橄榄绿向我们跑来的时候,我心中的激动,他们是最美的逆行者。看着他们的身影,参军入伍的种子在我心中被埋下。

汶川地震的消息渐渐传来,所有人向上天祈祷,保佑重灾区的人们平安无事。地震的那天晚上,我和同学们挤在一间小屋里,睁着眼到天亮。电视机里播放着汶川灾区的场景,血腥的场面,疲劳的救援的人们,我硬着头皮看,告诉自己不要怕。后来,橄榄绿逐渐充满整个屏幕,越来越多的军人出现在灾区现场,他们从五湖四海奔来,从几千米高空跳伞下去,降落在汶川之上。他们用年轻的生命,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和死神拼死搏斗,抢救了越来越多的受灾者。有一个被救的孩子,在担架上,向他们行了个少先队礼。我多想,也向他们敬个礼。

汶川地震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从梦里惊醒。梦见血肉模糊的身体,梦见肝肠寸断的离别,梦见自己困在地下呼救却无人救援。时光是抹平一切伤痛的良药,伤疤渐渐结痂脱落,再一次受同样的伤,不会再像第一次那样惊慌失措。

雅安地震的时候,我正在为高考准备着。聒噪的四月,已有不知疲倦的知了在鸣叫,从四楼望下去,教室外的梧桐开着蓝色的花朵,暗香浮动。一切都很美好,生机勃勃。当地动山摇的那一刻,我和同学们知道是地震了,自汶川地震后,学校每年都会组织地震演练。因此,真正地震发生的那一刻,我们不在像以前那么恐慌,而是匆忙而有序的下楼,迅速到空旷的操场集合。那一次,我再一次见到了美丽的橄榄绿。

像是冥冥中注定了一样。两年大学生涯后,本该继续上大三的我,不顾家人朋友的劝阻,为了心中那个梦想,参军入伍,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军旅人生。

带上军衔的那天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