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克龙访德看欧盟经济治理改革中的德法之争

来源:新华网责任编辑:于雅倩
2018-05-04 09:26

由于根本性的理念差异和利益分歧,马克龙雄心勃勃的欧盟改革计划很难得到德国的共鸣。图为4月19日,德国首都柏林,德国总理默克尔(左)与来访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交谈。 图片来源:新华社

法国总统马克龙于4月19日访问柏林。本次德法会晤的主题是欧盟改革,即如何使欧盟在经济上更稳定,在外交上更强大,内部更团结。来访的马克龙拿出的是雄心勃勃以改革“救世”的姿态,而刚刚再次掌权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毫无悬念地以保守姿态应对,马克龙想要投资,默克尔捂紧口袋,于是攻守对抗成为德法会晤的主旋律。

无疑,默克尔与马克龙的原则性目标是一致的。推进欧洲一体化是马克龙总统生涯的基石,他也不断在重要讲话中阐述维新欧盟的愿景。英国脱欧,特朗普不时兴风作浪,欧盟以外种种不利因素频现,在这样的状况下,默克尔自然也是希望欧盟日益强大,并非常看重德法两国在欧盟的轴心作用以及与马克龙的合作。本届德国政府联合执政协议的主题就是“欧洲重新出发”(Ein neuer Aufbruch für Europa)。德国和法国都真心希望欧洲强大。

有一点也是肯定的:去年6月各成员国首脑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首脑峰会上决定推行的欧盟改革,只有德法两国步调一致才可能实行。

但即便有深刻的合作基础,一旦涉及具体的改革措施,德法之间便一再出现巨大分歧。

马克龙的雄心与德国人的忧心

马克龙的欧盟改革计划很明确:要让欧盟尽可能强大,为此须投入大量资金。他的计划包括建立更完善的欧盟对外边防,并逐步形成共同的难民和外交政策,但核心想法始终是增加欧盟尤其是欧元区的投资,而且应当实现由欧盟自己的财政进行投资,并为此设立欧盟财长一职。此外,引入共同存款保险,完善银行联盟以防范危机,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对马克龙的改革计划,默克尔态度保守。她也主张形成欧盟共同的安全与外交政策,并增加必要的开支,但对马克龙计划的其余部分,她均持怀疑态度。

默克尔所在的联邦议会第一大党联盟党(基民盟及基社盟)党团在马克龙到访前公布了一份文件,对马克龙在欧盟经济治理领域的改革主张表达了强烈的抵制。党团的意见虽然对默克尔与马克龙的商谈不具约束力,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果默克尔面对马克龙做出额外让步,便会令自己在党内遇到麻烦。默克尔在自己的基民盟党内的权威性已大幅下降,大家早已开始议论起“后默克尔时代”。在本届联邦议会的709个席位中,联盟党与社民党联合组阁后形成的黑红大联盟占399席,距表决通过所需的355票只有44席优势,作为执政党不得不较以往更重视自己内部的不同声音。而且事实上,这种抵制态度背后的忧虑即便不是由联盟党提出,也会由反对党即德国新选择党和自民党在政治辩论中表达出来。

社民党持何态度?当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是党主席又是外长指定人选时,欧洲曾是社民党最重要的政治主题。现在虽然名义上也还是这样,但刚刚换帅的社民党在欧盟改革问题上尚未有明确表态。而在欧盟财经领域的具体问题上,德国副总理兼财长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社民党)态度保守,与其前任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基民盟)的立场相似。

可以说,对马克龙在欧盟经济治理领域的改革计划,德国左、中、右所有主流党派的立场竟空前一致——“保守”、“抵制”。德国人究竟有何疑虑?

对马克龙扩大投资的主张,批评者指出:欧盟目前可用于投资的钱并不算少。每年仅“凝聚政策”一项就有3500亿欧元的预算,用于缩小地区差异。欧盟委员会还通过所谓的“容克计划”为私人资金投资基础设施提供资助,总金额高达5000亿欧元。马克龙必须解释,为何在他看来还需要额外投资。

马克龙有关设置专门预算以防经济危机的想法也需要进一步澄清,如欧洲失业保险:所有成员国均缴纳资金,必要时为危机国家的雇员提供资金支持。危机预算这个想法的吸引力在于:危机发生时无需进行艰苦谈判即可实现各个方向的转移支付。但德国的批评意见认为,欧洲失业保险很可能使德国不得不为其他国家的失业买单。

那些从长远看可能增加德国负担的改革措施也在德国遭遇巨大阻力,尤其是欧洲银行联盟。建立银行联盟的想法也是源于最近一次的危机。人们看到,个别成员国的金融机构有可能为整个欧盟带来问题。为此,欧盟已经引入银行的共同监管和单一清算机制这两大支柱。银行联盟的第三大支柱是尚处讨论阶段的共同存款保险。共同存款保险的想法获得不少专家的支持,但在德国也引发忧虑,人们担心存款保险会把银行的存量债务普遍化,比如意大利金融机构的账面上就还有数十亿欧元的无担保贷款。德国政府认为,要谈共同存款保险就必须先消除这些债务。因此,默克尔在与马克龙的会晤中表示,引入存款保险将是在“遥远的未来”。

马克龙有关设立欧盟财长的设想也使德国人忧心忡忡。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在最近一次的危机中,人们时不时会感觉到,欧元区的财长们组成了一个民主性严重缺失的机构,越过民族国家的民主立法机制为整个欧洲做出重大决定。

当然,面对马克龙一上任就以“重建欧洲”为口号在欧洲发起的魅力攻势,德国人也不能毫无作为,必须做出自己的回应。

去年,时任德国财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拿出了德国的改革方案:将欧洲稳定机制(ESM)转化为欧洲货币基金组织(EWF)。朔伊布勒自2009年担任德国财长起就扮演了应对欧元危机主要操盘手的角色,是强硬的财政纪律捍卫者。德国的EWF方案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是扩大资金,增强应对未来危机的能力;第二是优化职能,形成一套更有效的债务重组机制,对危机国家实施更有效的救助;第三是机构转型,将目前ESM非政府金融机构的身份转变为欧盟机构,赋予其监督成员国执行财政纪律和对成员国的经济风险进行观测、预警的权能。

很明显,德国想要打造的“欧洲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实际上是一个高效的主权债务重组机构和强有力的财政纪律监管机构。德国人主张加强财政纪律管束,防止成员国因违规而滑出正轨,进而引发危机,并要求危机国家通过整顿债务和财政纪律走出困境。马克龙改革计划的核心是希望通过确立欧盟统一财政,设立欧盟财长,以促进投资,拉动经济增长,并打破成员国之间的转移支付壁垒,预防和缓解危机,最终促进各成员国经济均衡发展,推动欧盟的一体化。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http://www.vxiaotou.com